梁宏业:巴尔韦德不必为“反巴萨”自卑

梁宏业10-20 00:04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梁宏业

自从巴萨在上个客场开始变换战术,频繁利用长传直传打对手反击,球队的成绩便开始长红,球队目前已经取得了5连胜,西甲霸主的姿态也渐渐恢复,现在的问题是还有必要批判巴尔韦德不遵循巴萨的传控正统,走“邪路”吗?

407.jpg

巴尔韦德的一个好友曾在今夏接受采访透露,巴尔韦德实际上在巴萨过得很痛苦,特别是当媒体批评他没能打出巴萨传统的传控足球时。而当记者们把这个问题抛给巴尔韦德时,巴萨主帅在公众场合还是要必须坚挺,他说道:“我过得很好。一个人过得怎么样总是相对的,相比于我的那些在地中海上帮助难民的朋友们来说,我过得太好了。”

巴尔韦德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巴萨今夏花了2亿欧元引进了格列兹曼和德容,这种规模的投资是只准成功不许失败的,1.6亿欧元的库蒂尼奥已经在巴萨失败,而这多少也被标记为巴尔韦德不会用人不会选人。但在赛季之初,格列兹曼和德容的融入也显得磕磕绊绊,很少有人会体谅巴尔韦德,会提及任何伟大的球员要想适应巴萨这么特殊的打法都要经历一个痛苦的过程,在联赛先后平了升班马奥萨苏纳和输给另一个升班马格拉纳达后,“巴尔韦德下课”又成为热门话题。

巴尔韦德并非是首选放弃传控打法,正是因为赛季初他对传控的坚持,才造成德容和格列兹曼的不适应,各路对手已经习惯前场紧逼巴萨,不让巴萨从后场进行短传组织推进,巴萨在这条路上已经走进了死胡同。最终巴尔韦德选择了一种更实际,更寻常,被称为反巴萨的方式将球队带出了死胡同。

对赫塔费时,门将特尔斯特根直接长传助攻苏亚雷斯,德国人赛后称这是他这辈子第一个助攻,而在本场对埃瓦尔的比赛中,又是朗格莱利用后场长传格列兹曼打开僵局,这两个进球被媒体标记为典型的“反巴萨”式进球。即便是本场3比0大胜对手,埃瓦尔没有射正球门的机会,巴萨的控球率也只是略高过对手(52%对48%)。巴尔韦德自己还是不敢承认他就是这么布置的,能看得出他对所谓的正统派的批判还是非常忌惮。

经历过克鲁伊夫“梦之队”的记者们其实对巴尔韦德目前的打法并没有那么反感,毕竟他们记得科曼的长传反击,记得斯托伊奇科夫利用反击打进4球,记得贝吉里斯坦(现任曼城体育总监)的犀利反击。当然经历过恩里克时代的巴萨球迷们也很清楚,MSN时代更多是利用三前锋的个人能力打反击战术性击倒对手,而且恩里克第一年就是这么夺得的三冠王,打防守反击从不是什么罪过。

当然总是有人要拿瓜迪奥拉时代的巴萨和后来的巴萨主帅们对比,那是一支可以利用快速短传让对手欲哭无泪的球队,那是一支连角球都舍不得直接发出来,而是发短角球直接转化为阵地进攻的球队,它如此特殊如此稀有,也因此进入历史成为足球上最佳球队之一,这么多年过去还是让人回味无穷。但我们必须要公平一点,你无法拿史上最佳球队当后来者的考核标准,这意味着此后任何主帅带的球队都是不及格的。如果巴萨现坚持踢那种特殊的足球但取得不了好的效果,那就踢点大众的足球,踢点正常的足球。如果格列兹曼和德容较难适应那么特殊的打法,那就用正常的足球,让他们踢得舒服,这本身就是正常的事,而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

写到最后,让我们来听一段瓜迪奥拉在夏季时接受西班牙媒体采访时对自己足球哲学的讲述,“现在曼城踢的反击多一点?我到每个国家都要适应当地的情况,适应球队有的球员,我的球队从来没有拒绝过反击,有机会得分为什么不利用?但我的打法从来不是去追求反击,我带巴萨的那么多年,可能一共有过1,2次传中。但我的这套传控打法要求场上的11个人都要像瑞士钟表一样运行精确,每个人都要跑到自己该跑的位置,每个人都要知道球该传到哪里,每个人都要知道自己紧逼到什么位置。我的这套打法最大的问题是,只要场上有一个人没有精确运行不合拍,那一切都完了,都垮了,坚持这套打法是很难的。”巴尔韦德比瓜迪奥拉高明吗?当然不,也不存在一个比瓜迪奥拉更高明的主帅。既然玩好传控打法对瓜迪奥拉都那么难,那为什么不能允许巴尔韦德玩简单点正常点的足球?“如果去和瓜迪奥拉比,是怎么比怎么输,他是最好的。”这句话出自巴萨历史上第二成功的教练恩里克之口。巴尔韦德让巴萨踢得不那么巴萨没什么好自卑的,其实历史上根本也就没超过2人能让巴萨踢的真那么巴萨,最终球迷们爱的是冠军,而不是形而上学的足球哲学。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梁宏业

体坛周报西班牙足球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